精彩小说尽在591小说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前朝曲,王爷独宠倾城妃 > 第11章 洗个澡

第11章 洗个澡

许小小 2019-09-17 15:00:02

“可是......这......不......荀叔,您怎么......她刚才骂了云姑娘。”

“你呀你,”被称作荀叔的男子笑道,“过会儿再跟你解释。”

乌玡只是微微笑着。两人一前一后,渐渐走到后面厨房,隔着老远,乌玡就听见了拍打面团的闷响和刀切菜的利落声音。

厨房门微掩,荀西陵正要替她推开,乌玡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两人就这么静静看着屋内女子动作。

屋内女子生得清秀,一头长发绾得周正。一手抄刀将面团从碗中刮下来,另一边锅内的火早已烧好,一堆细白的粉撒进去开始翻炒,乌玡认出来这是在炒糯米粉,她是要做雪媚娘。

又过了半晌,屋内女子终于包好甜糯的馅料,将小巧糕点架上蒸锅后,她轻轻鼓掌。

“轻烟的手艺还是那么好。”她笑赞。

清秀女子猛然一怔,不可置信地转头望向门外,见到来者后,她顾不上解下围裙,飞奔过去。

“乌玡!”叶轻烟扑到她身上,沾满面粉的手用力地搂着她的脖子,“可想死我了!”

“你小点声......”乌玡只想把她从脖子上摘下来,无奈尝试几番均已无果告终,只得随她去了。

然而没多久,叶轻烟鼻子抽动,略显嫌弃地推开她,“你身上这是什么味儿啊......”

“我在外面游荡了几日,还没来得及换......”

“天哪!你居然几天都没洗澡了!”

乌玡无奈扶额,“我不是,这是药味......”

“来人啊!”叶轻烟懒得听她解释,“开间上房,烧几桶水来!”

彻底解释不清了。

荀西陵看见叶轻烟这么闹无奈摇头,既好笑又感慨。自小乌玡便经常被叶轻烟捉弄,他是看着两人长大的。

只是没注意到,楼道转角处,一个食客打扮的人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睿公子近来还好吧。”

一桶桶热水倒进浴桶,正氤氲着淡白雾气,乌玡趴伏在边上,她刚洗完头,湿漉漉的头发正滴着水。

叶轻烟一边在她背后浇着水,一边回道,“好,好得很。”

乌玡转头看她。

“哎呀你放心好了,我们家里人做事你还不知道?”叶轻烟把她头按回去。

“事关重大,你们还是小心谨慎些为好。”

一瓢热水兜头淋下,乌玡无奈抹开脸,神色如常,“我最近总觉得不踏实。”

“我知道,”叶轻烟笑嘻嘻道,“俗话说近乡情更怯,你这是快到最后关头紧张了呗。”

“别闹,”乌玡抓住她的手,叶轻烟又想在她头上淋水了,这么多年过去了,臭毛病还是没改,“你们能帮我查查临安王的背景吗?顺便看看他和那些梅花暗卫的关系。”

“临安王?你是说萧子桓?”叶轻烟奇道,“他和那些梅畜能有什么关系?就算有,恐怕他也是被宣老婆子监视的对象吧。”

乌玡无视她对宣太后的称呼,“只是我的直觉,你们还是安排一下帮我查查吧。”

“好好好,我们的乌玡小姐。”

叶轻烟拿起浸了热水的布在她背后擦拭,这么多天过去了,上面的青紫早就消了下去。热气蒸腾间,干净后背渐渐显现出颜色,大片的纹身随着热水浇灌飞涌出来。

铮铮乌金色铜铁花上,丝丝缕缕的殷红血迹流淌下来,凄艳至极。而这朵巨大的铜血花浮于主人肌肤,正随着翕动的蝴蝶骨微微展开,仿佛活了一般,美得让人心惊。

“真漂亮啊。”

叶轻烟忍不住用手去触摸这幅铜花纹身,乌玡也不恼,只是低垂着眉眼,雾气蒸腾间竟有些难以言喻的柔美。

叶轻烟忍不住咋舌。

“真不知道以后哪个男人有这等福气,能脱了你的衣服。”

乌玡看了她一眼,“你又不正经。”

“苦中作乐罢了,”叶轻烟吐了吐舌头,“对了,要是云琉过来看见你,不知有多高兴呢。现在兀州那边......”

她声音突然低了下去,语气也失了刚才的活泼。

“兀州那边......大家都过得不太好。”

乌玡沉默不语。

兀州,就是当年的太康城。当年城破后,那些皇城脚下的百姓一夜间便成了流民,所有人不得不离开这里另谋生路。剩下的,只是一些眷念故土的南齐旧人,整日为长平军的碑林守墓。如今,荒凉得跟一座死城一般,宣太后又一声令下将其易名为兀州,倒也贴切。

“兀州这个名字用得够久了,是时候换回来了。”她淡淡道。

窗外悄然飘雪,叶轻烟轻轻趴在木桶边上,看着雪舞,手中木瓢划拉着水。

“对啊,”她轻轻感慨,“是时候了,我们都盼着那一天。”

外面风雪声渐起,将整座皇宫镀上一层晶莹剔白。

桐华庵内静默无声,莲花灯上火苗微动,一缕沉香袅袅弥散开来。姜沅静心打坐,雕花木门将外面的一切隔绝,那些风雪都与她无关。

明婵从院子对侧厢房穿庭过来,雪越下越大,她打着伞,手里还揣着刚烘暖的重锦披风。她生怕到了姜妃屋内衣服都冷了,所以走得极快。

远处几个人影冒着风雪缓缓而至,明婵微微一顿,正要看着是谁。其中一人一身墨底滚金龙袍,身披大氅徐徐走来。明婵一惊,急忙跪下叩首。

“皇......”

年轻君王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驻足凝望那扇雕花木门,风雪中愈发衬得容貌清俊,只是眼底有着经年累月的疲倦和苦痛。北周皇帝萧云从,眼中有着不符年龄的苍老。

萧子桓侧首看着这个比自己小不了多少的侄子,只是轻笑。

良久,年轻君王终是下定决心,和他唯一的皇叔一同上前,轻声推开了门。

“是明婵吗?”姜沅听见推门声头也不回,“把经书放在这就行了。”

“爱妃就这么不想见到朕吗?”

姜妃一愣,手中竹简古卷掉落在地。她连忙起身,俯身跪拜。

“臣妾拜见陛下,不知陛下远道而来,未曾恭迎圣驾,还望恕罪。”

“爱妃先起来吧。”他微微示意,明婵过去给她拢上披风,扶她起身。姜沅垂手恭谨地立在一旁,让明婵给他奉茶。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别来无恙 第2章 哪请得动您 第3章 **怎样了 第4章 不杀我,便杀 第5章 这般**之人 第6章 格杀勿论 第7章 我要走了 第8章 被人打了 第9章 救我 第10章 一碗清汤面 第11章 洗个澡 第12章 别无长处 第13章 保全自己 第14章 这姑娘不错 第15章 有内鬼 第16章 心知肚明 第17章 如何是好 第18章 千万不要忘 第19章 自会明查 第20章 先搞清楚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