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短篇言情 > 腹黑少帅恋逃妻
腹黑少帅恋逃妻

腹黑少帅恋逃妻 妙不可言 著

已完结 薛尚妙沈哲 腹黑 少帅 逃妻 黑少 腹黑少帅

更新时间:2020-08-17 12:23:50
薛尚妙逃了一年的婚,结果还是栽在了沈哲手上。薛尚妙:少帅,无爱的婚姻是不会幸福的!沈哲:会做就行。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话分两头,薛尚妙和沈哲这一路倒也畅通无阻,却在快到码头之时被荡住了。

这一片的码头是苏家的地界,韩家没办法排查,只能退而求其次。

薛尚妙看着前面临时隔出来的闸口,人和车过去都要仔细检查,放在膝头的手指不禁捏紧,面色也因紧张而变得有些苍白。

沈哲握了下她的手腕,低声道:“看样子韩家是不打算轻易放人,一会你自己先走,不必管我。”

薛尚妙觉察他要起身,死死地摁住他,“不到最后谁知道结果!再等等……让我想想!”

沈哲看了下她紧抿着的唇,没有言语,扶在她手腕上的手也没有动。

薛尚妙见快要排到他们,跟沈哲先下了车,又往后让了一大截。

“我先去码头联络苏承,看看他有什么办法。你等我,先不要过闸口!”

薛尚妙见沈哲答应下来,才掉转头往前跑去,跑了两步又折了回来,问道:“你有什么苏承知道的信物?我怕他不认我。”

沈哲浑身下上也没个标志性的东西,他想了想道:“你直接说你是从宁武街48号公寓来的,那儿只有韩元清他们知道,苏承听了就懂了。”

薛尚妙点点头,转身就挤向了闸口。

沈哲看见她小跑起来翻飞的旗袍,白皙的双腿交互摇摆,比外面的日光都晃眼,不禁眯了下眼睛。

船只穿梭的码头,崭新的客轮占据着正当中的位置,飘扬的旗幡彰显着它不一般的身份。

苏承从船舱出来,见底下还没动静,翻转手腕看了下表,眉毛皱出了一个浅浅的痕。

一个面色黝黑的下属跑上来,微躬着身近前道:“少爷,韩家在前面设了闸口,所有要到码头的人都被荡住了。”

“这帮老不死的。”苏承两指捏着烟头猛吸了一口,旋即丢开,抬腿下了客轮。

下属犹疑了一下,还是劝道:“少爷,我们之前已经跟韩家起过冲突,他们如今退守码头外,我们此时再动作,难免叫人觉得我们咄咄逼人。”

“我与老韩家不对付众所皆知,也不怕他们再贴什么标签。”苏承浑不在意,带了人就要去闸口。

又有下属匆匆跑来禀告:“前面有位小姐,说是从宁武街48号公寓来的,有事跟少爷说。”

苏承听罢,约莫琢磨出几分,径直坐进了车里,让司机把车停在了前面,看见下属拦住的薛尚妙,审视几眼后扬了下头,“上车。”

苏承的气场与别不同,薛尚妙很容易就能分辨出来。她顿了一下从另一边上了车,急忙开口:“韩家设了闸口,沈哲还困在里面!”

苏承听她说完,只是懒洋洋地开口:“知道了,这不是正要去。”

薛尚妙被他一堵,提心吊胆了半天就像忽然凝住了一样,既没有平息也不知道怎么发泄。

对于苏承这个人,薛尚妙更是陌生,只在冯彩盈接她那日惊鸿一瞥,平日也都是在别人口中听说。此刻坐在苏承身边,薛尚妙只感觉屁股底下钉了钉子,怎么坐都不自在,不禁再次感慨还是沈哲好相处多了。

不过也只有薛尚妙自己这么觉得,如果别人听了,一定会告诉她沈哲好相处只是她的错觉。

苏承和沈哲原本没有交集,此次也是因为韩元清才勉强算作一条船上的人,他又受了韩元清之托要把人安全送离平洲,于情于理都该负起责任。

车子停在闸口不远处,苏承看着前面熙攘的人群,微偏着头问:“沈哲在哪里?”

“我让他在前面的大楼口处等我的。”薛尚妙紧握着十指,也是焦急不已。

苏承下车看了下周围的情况,弯腰向薛尚妙道:“你找沈哲出来,一会趁乱让他上车。”说罢将车门甩上,自己朝前走了。

薛尚妙不明白他要做什么,不过当务之急还是找沈哲,便让司机绕到一边,找了处相对通畅的入口,一头扎进了人群。

由此而来的人基本都是要到码头的,有部分还是花了大价钱上苏家的客轮游玩,现在被挡在原地一一接受排查,已经是怨声载道了。人群里的窃窃私语和抱怨交集成一片,让整条街都开始沸腾起来。

韩家的人也有些焦头烂额,却不敢掉以轻心,苏承的到来无疑又给他们增添了一笔乱子。

虽然不想承认,可韩家的人见到苏承是十分头痛的,上头也时常交代,能不起冲突就不起冲突,说这苏家就是个铜豌豆,蒸不烂捶不扁,难对付得很。

负责此次排查的总领正欲上前好言几句,就见苏承先开了口:“我这阿叔们是又闲得没事做?专门来堵我的生意。”

总领一听他说话,脑门上先挂了两滴汗,顿了下道:“苏爷这话说的,我们哪敢耽搁您做生意。只不过事关重要,上头吩咐了,不能松懈。”

苏承不理他这些,只道:“我这船都在码头停了半天了,游客都没上来。我要亏了这几十万,你们韩家是打算拿什么抵给我?”

苏承总有两句话就能把人惹恼的本事,不过总领不是韩家直系,也不敢跟他呛回去,上次要排查码头已经吃了一鼻子灰,这次也不敢大意。他看了看后面的人群,犹豫了一下跟手下道:“让要上苏家客轮的人先走,私下留意着些,不要正面冲突。”

街道上很快隔出来另一条过道,要上船的游客凭着船票出闸。无端的审视不仅让游客们不舒服,就是苏承也满肚子不满。而且他不得不顾及沈哲,如此“平和”的方式显然不附和现在的情况。

恰在此时,一道愠怒的声音从人群后响起:“谁让你们不排查就放人的!”

略显拥挤的人群被这一道声音炸开,后面停过来的轿车上,下来一个眉毛竖得老高的青年,正是韩家三叔的小儿子,名唤韩巍,刚从国外留学回来,接手了父亲手里的势力,正跟韩元清开展着拉锯战。

韩巍年纪尚轻,不会跟长辈一样考虑太多问题。苏承嚣张,他自然也不甘示弱。

韩巍走到前面,反手就给了总领一巴掌,虽然是在斥责他放松警惕,只是这架势怎么都是给苏承看的。

苏承虽然大不了韩巍几岁,可年少时已经在平洲的势力中打滚,论谋略和能力,甩了韩巍不知道几条街。他见韩巍指桑骂槐,心中不耐,面上还是一派笑意:“怎么你老子出不了门幺,派你出来叫阵?”

韩巍似乎就等他先开火,见状也不客气道:“苏承,平洲不是你们苏家说了算,你也嚣张够了,别欺人太甚!”

“不是苏家,也自然不会是韩家。我只知道你们现在堵了我的客人,我要个公道不过分吧?”

韩巍道:“人我可以放过去,但必须依照规定接受排查。”

“规定?谁的规定?”苏承正了正身,不等韩巍再开口,便敛了神色,“现在可不是旧时,这天下不是你随便定个规定就能实施,你得问过众人。”

早就积了满肚子怨气的民众,经苏承一撩拨,都开始反对起来,吵嚷之声越来越大,大有变成一场游行的趋势。

韩巍见状,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

苏承的话就像一根导火索,被挡了许久的人群眼看就要失控,闸口处的铁杆都被挤得往外斜了一截。

沈哲混在人群里,紧盯着前方的动静,想要趁机越过闸口,胳膊上蓦然抓过来一只手。沈哲下意识地浑身警惕,反手一抓就要拧过对方胳膊,看见是薛尚妙后急忙刹住了手。

薛尚妙顾不得手腕上的疼痛,拉着他的胳膊往旁边走,“苏承的车子的旁边,我们快上去!”

沈哲甚至来不及自己反应,就被薛尚妙拖着往一旁走去。

苏承看见车子从旁边的大楼出来,这才退守一步。

“苏承!”韩巍见他扔了颗炸弹就想全身而退,更是怒不可遏,吼得声音都撕裂了,奈何被前面的人群挡着,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上了车,扬长而去。

“韩家一会定会回来理论,我们不能久呆,马上开船。”苏承一坐进车里,脸色亦变得凝重,一扭头看见身边坐着的沈哲,陡然愣住。他的左手还放在车门把上,好像下一刻就会夺门而逃。

沈哲只略略点了下头,表示一切依他安排。

苏承看着他一成不变的反应和表情,才确信自己没眼花,心里跟韩元清一样不可置信。

薛尚妙一副劫后余生的样子,小小地抚了下心口,见沈哲胸前揣着的两团已经歪七八钮,连忙伸手进去掏了出来。

“可算安全了,得罪得罪!”

苏承看着薛尚妙拿出来的两个馒头,眼神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了。

猜你喜欢
  1. 腹黑小说
  2. 少帅小说
  3. 逃妻小说
  4. 黑少小说
  5. 腹黑少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指尖花成双
    指尖花成双

    腹黑少帅恋逃妻整体结构曲折,也较新颖,作为一本免费的书,已经很不错了!

  • 指尖星光在流浪
    指尖星光在流浪

    腹黑少帅恋逃妻真的值得一看,作者妙不可言的文笔好好,希望你们不要错过这本书

  • 半夏时光
    半夏时光

    腹黑少帅恋逃妻这本书写的很好,笔下人物分明,形象细腻,剧情丰富多彩,感情到位,难得的一本好书,除了仙逆,你属第一

  • 舊街冷巷雨未停
    舊街冷巷雨未停

    世界微尘里,吾宁爱与憎!妙不可言的文笔很好,读起来很暖。喜欢腹黑少帅恋逃妻。爱的纯粹,爱的坦然,是我向往的爱情